QQ登陆
四川青少年文艺网

账号注册

已有账号?现在登录

邮箱
用户名
昵称
创建密码
确认密码
验证码 看不清楚?点击换一组验证码。

一键登录

论坛导航

[进入] 文联网

x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在线展厅 > 会员作品 > 文学 文学

张亚玲:窗与故居

来源: 2014-09-14 23:06:46

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窗与故居
         清晨,怀着一种忐忑的心,到远方寻找着我的故居。路上,野草横生,野花弥漫。
         我听到不远处人家的狗吠声,我知道,那是不属于我的。
         傍晚,抵达这里。
         这里一切都被陈旧所笼罩,像一所废弃的房子,可确实这里被我遗弃过。一座房子,面对大山而坐落。
         推开门,依旧陈旧。已是黑夜,仓促的收拾床铺,便睡过去了。
         梦中,我看到那些年前,这里其乐融融一派。父母在院前种了梨树,樱花树,葡萄滕,杏树,父母和我勤劳于大山田间,我总是埋怨一成不变的这里。后来,我离开了这里,伴随着父母依依不舍的眸光。我突然睁开眼,外面阳光明媚,从窗子透进来的阳光斜射在我的脸上。我知道,天亮了,地球又转一圈了。
          我起床,花了几个时辰。将屋子收拾好,坐在窗前的写字台,突然觉得阳光明媚的难以接受,起身关窗子。发现木窗已经腐朽,连同腐朽了的,和我的心。朱红雕花的窗横竖在墙壁上,像那个年少的我追求自由,任由无情的岁月腐蚀我的家乡,让它从新居变成了故居。
         根已经被腐蚀,叶如何去找寻真正的自由。关上窗户,随着一声“吱呀”,便成了两个世界,窗外明媚的阳光和窗里阴暗的我。
         窗外,忽然下起了雨,我俯身来到窗前,院沟里的积水一点点聚集多。现在吹的是东风,风把雨带到了窗前,让雨水侵入了木头。在我不知道的岁月里,东西南北风一点点侵占了我的“巢穴”。我就像刚出生的幼鸟无意间落下树枝,我想要飞回我的家,可怎么也飞不回。我明白,窗前那些朽木就是这样造成的。
         窗外,忽然停了雨。我怀着欣喜的心情推开窗,又是一阵“吱呀”,清冽的风带着一股寒刺,它刺伤了我的皮肤,但是并未流血。一只被雨水淋湿的蜜蜂企图飞进我的家来避雨。我执意不让它进来,因为这里是属于我的,我仿佛是觉得最心爱的玩具快要被别人抢去了,尽管我已遗弃这里多少个岁月。
         “吱呀”一声,它被我关在了窗外,那只蜜蜂仍不死心,倔强的想要冲进来。我用纸塞住了细缝,彻底阻断了它的道路。
         它用力的拍打着窗户的玻璃,我顿时一阵烦躁,是为它的倔强,还是我的悔意,悔恨自己舍弃这里。我突然发现就在窗子的附近,那个大柜子后面,有一个蜂巢,但并不显得突兀,反而安静祥和。
         我幡然醒悟,我才是闯进它巢穴的侵占者。我甚至可以想象得到,在那些岁月里,我遗弃这里的时候,代替我和故居亲近的蜜蜂在这里是怎样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。
         有一年春天,当我还在外面寻找自由的时候,一只蜜蜂发现了这里,它从窗子的缝钻了进来。它也许后来来过这里几次,也曾犹豫过是否将巢穴修建在这里。后来,它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人类,于是,故居里有了它的身影,它辛勤筑巢,采集花蜜,繁衍后代,在这里定居。是我的到来打扰了它的生活,我才是踏入它神圣家园不可饶恕的罪魁祸首。
         我颤抖着打开窗,那蜜蜂如同背水一战直冲我而来,突然我的手臂一阵疼痛,原来它叮了我一下,手臂上是钻心的痛,但是我并不怪它,反而为它那种宁死捍卫家园的行为所震撼,那是我身上没有的。虽然我们时常说人类是高级又聪明的,但这一点上,我永远不及它。它蛰了我一下,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让我这个侵占者得到最痛的一击。
         黑夜里,我的手臂依旧疼痛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作者系四川省南江县七一中学高二年级十班学生  张亚玲)

0

联系我们| 文联简介| 关于我们| 招聘信息| 合作招商| 广告服务| 客服中心| 协作单位| 版权所有

Copyright © 2011 CFLAC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省青少年文学艺术联合会

蜀ICP备13016095号-2    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294号

—————— 网站建设:品臻网络 ——————